1. 武汉律师网首页
  2. 武汉债权债务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之“罪”与“非罪”司法界定

为保护司法秩序,维护司法权威,《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编分编——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第二节“妨害司法罪”——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前述法条一共一百余字,似乎清晰地定义了何谓“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但似乎又没有明确划分“罪”与“非罪”的界限。行为人什么样的行为能够入罪,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本文具体从以下几个方面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进行分析。笔者认为行为人应当同时满足以下条件才应当构成犯罪。

lazy -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之“罪”与“非罪”司法界定
一、行为人有履行法院判决、裁定的义务
何谓法院的判决、裁定?是否包括法院调解书,未生效的判决、裁定等?

2000年12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了《关于拒不执行人民法院调解书的行为是否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答复》(法研[2000]117号),认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中的“判决、裁定”,不包括人民法院的调解书,对于行为人拒不执行人民法院调解书的行为,不能依照拒执罪定罪处罚。

但在2002年8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2002 年 8 月 29 日),认为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指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执行内容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人民法院为依法执行支付令、生效的调解书、仲裁裁决、公证债权文书等所作的裁定属于该条规定的裁定。

因《关于拒不执行人民法院调解书的行为是否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答复》属于司法解释,而《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属于立法解释,当司法解释与立法解释相抵触时,应以立法解释为准。

因此,行为人有履行法院判决、裁定的义务,该“判决、裁定”应当为生效法律文书,包括判决、裁定,以及法院为执行支付令、生效调解书、仲裁裁决、公证债权文书等而所作的裁定。

 

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应当从相关民事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起算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比如隐藏、转移、变卖、毁损财产或者无偿转让财产、放弃到期债权、无偿为他人提供担保等,是从进入诉讼程序便开始计算,还是从获得生效法律文书开始计算?还是从进入执行程序甚至执行法官送达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后才开始计算?

笔者认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起算时间点,应当从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计算。

首先,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规定,便将“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定义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执行内容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笔者也查阅了30个案例(1个指导案例、3个公报案例、26个重庆法院判决案例),认定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最早时间点为判决生效后执行立案前。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71号指导案例“毛建文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中,法院便认为只有具有执行内容的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才具有法律约束力和强制执行力,义务人才有及时、积极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责任。法律文书的强制执行力不是在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才产生的,而是自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即产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妨害司法行为”条款规定“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的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行为,包括在法律文书发生法律效力后隐藏、转移、变卖、毁损财产或者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交易财产、放弃到期债权、无偿为他人提供担保等,致使人民法院无法执行的。”由此可见,法律明确将拒不执行行为限定在法律文书发生法律效力后,未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调整范围仅限于生效法律文书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发生的行为。

故,将判决、裁定生效之日确定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中拒不执行行为的起算时间点,不仅合乎该罪保护的法益,也能有效地促使义务人在判决、裁定生效后即迫于刑罚的威慑力而主动履行生效裁判确定的义务,从而使社会公众真正尊重司法裁判,维护法律权威,从根本上解决“执行难”问题。

 

三、犯罪主体为被执行人、协助执行义务人、担保人等对判决、裁定负有执行义务的人,但第三人协助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拒不执行,可能构成共同犯罪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被执行人、协助执行义务人、担保人等负有执行义务的人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处罚。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犯罪主体为被执行人、协助执行义务人、担保人等负有执行义务的人,但被执行人、协助执行义务人、担保人等负有执行义务的人之外的第三人协助被执行人等隐藏、转移财产,是否构成以共同犯罪论处,存在一定争议。

首先,法律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行为有较高限制,进行了明确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一条第四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行为的,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

其次,虽然笔者查阅的30个案例(1个指导案例、3个公报案例、26个重庆法院判决案例),只有6个涉及到第三人协助隐匿、转移财产,包括将财产转移到儿媳账户、母亲银行账户,利用亲属名义开设银行账户隐藏财产、指定向第三人账户转账等((2020)渝0235刑初94号、(2020)渝0117刑初319号、(2020)渝0114刑初186号、(2019)渝02刑终96号、(2019)渝02刑终69号、(2019)渝01刑终23号),前述6案协助人均未以共同犯罪处以刑罚。但是,省外有法院对协助被执行人转移、隐匿财产的第三人以共同犯罪论处,判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案例。例如(2018)苏01刑终542号中,被执行人的儿子帮助被执行人转移财产,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共犯论处。

因此,虽然法律限定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行为主体为被执行人、协助执行义务人、担保人等负有执行义务的人,但不负有执行义务的第三人若主观上存在故意,客观上协助了被执行人拒不执行,也存在法院以共犯判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风险。

 

四、行为人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且情节严重
行为人应当具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或者《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法发〔2007〕29号)规定的,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且情节严重的情形。
五、原则上应由检察院提起公诉,特殊情况下可自诉处理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条,自诉案件分为三类:

1、告诉才处理的案件;

2、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

3、被害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案件。

首先,拒执罪不属于告诉才处理的案件;其次,拒执罪入罪的前提便为“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故也不属于轻微刑事案件;因此,若债权人想以自诉案件立案,只能适用第三种情形。

根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同时满足以下两个条件,申请执行人可以以自诉案件立案:

1、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侵犯了申请执行人的人身、财产权利,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申请执行人曾经提出控告,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对负有执行义务的人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另,2018年5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专门作出了《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自诉案件受理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法〔2018〕147号),若申请执行人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公安机关不予接受控告材料或者在接受控告材料后60日内不予书面答复(需要证据证明该事实),申请执行人有证据证明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行为侵犯了其人身、财产权利,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法院也可以以自诉案件立案审理。

 

结语: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在于解决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的“执行难”、维护司法权威及公信力。正确把握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与“非罪”的界限,不仅有利于法律的正确实施,也有利于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产生合理预期,避免因简单的民事案件转为刑事案件,得不偿失。

原创文章,作者:武汉律师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hj.cn/hohj/51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出售或者出租
网站出售或者出租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