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想想来北京读书、留在北京当律师依然觉得是一件不太真实的事情。

我出生在一个二线的小城市,从小被灌输的观念除了好好读书也无其他。至于好好读书是为了什么,从未想过,就觉得一切顺其自然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