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老干妈公章被伪造、腾讯被骗的事件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

6月29日,网上流传出一份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显示腾讯申请查封、冻结老干妈1624.06万元的财产,原因是腾讯和老干妈签订了一份标的额达千万元的联合市场合作协议,腾讯称已依约履行了义务,但老干妈长期拖欠费用,因此被迫起诉并申请诉前财产保全。

6月30日,老干妈发布官方声明,声称从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已向公安机关报案。7月1日,贵阳警方通报,经初查系三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老干妈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署合作协议。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作为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拥有着号称“南山必胜客”的亚洲最强法务团队,为何没认出“老干妈”合同印章是假的?虽然从目前警方的通报来看,老干妈与腾讯签订的合作协议系伪造,但本案仍存在诸多疑点。“诈骗”的三人是否和老干妈有关系,使得腾讯相信他们能够代表老干妈签订合作协议?三人又是如何瞒天过海,在腾讯与“老干妈”合作推广一年之久仍未发现端倪?这些问题或多或少影响着本案的走向,最终鹿死谁手还有待法院最终的审理结果。

但是,上述事件,无疑能给我们法律人更多的启示。实践中,虚假合同章、“萝卜章”现象频发,公司印章伪造,合同的效力如何以及公司是否承担法律责任则成为公众关注的重点。作为一位法律人,笔者想谈谈合同印章真假对于合同效力认定的影响,以及如何通过合同签订前的审慎调查来防范合同诈骗风险。

利用伪造的公司印章与他人签署合同的效力如何关键看谁伪造以及谁盖章。如果是与公司无关的人伪造公章并使用伪造的公章签署合同,通常而言,因公司没有过错,不应承担合同责任。但如果是公司的相关人员伪造并使用公司印章,具有权利外观能使善意第三人相信是公司意志的体现,公司有可能承担相应的合同责任,此时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针对“真假公章”引发的大量纠纷,为了统一裁判思路,《九民会议纪要》第41条就盖章行为的法律效力认定进行了专门规定。司法实践中,有些公司有意刻制两套甚至多套公章,有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代理人甚至私刻公章,订立合同时恶意加盖非备案的公章或者假公章,发生纠纷后法人以加盖的是假公章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情形并不鲜见。

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主要审查签约人于盖章之时有无代表权或者代理权,从而根据代表或者代理的相关规则来确定合同的效力。法定代表人或者其授权之人在合同上加盖法人公章的行为,表明其是以法人名义签订合同,除《公司法》第16条等法律对其职权有特别规定的情形外,应当由法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法人以法定代表人事后已无代表权、加盖的是假章、所盖之章与备案公章不一致等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代理人以被代理人名义签订合同,要取得合法授权。代理人取得合法授权后,以被代理人名义签订的合同,应当由被代理人承担责任。被代理人以代理人事后已无代理权、加盖的是假章、所盖之章与备案公章不一致等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九民会议纪要》确立了“看人不看章”的基本裁判思路,即“公章之于合同的效力,不在于公章的真假,而在于盖章之人有无代表权或代理权”。只要签约人在盖章时具有代表权或者代理权,即使其在合同中加盖的公章是假章,只要合同中的签字是真实的,或者能够证明假章是有代表权或者代理权的人加盖的或者同意他人加盖的,该行为仍然属于公司行为,由公司承担法律后果。反之,如果盖章的人无代表权或者超越代理权,即便加盖的公章是真章,该合同仍然可能因为无代表权或者无代理权而最终归于无效。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二款也规定,行为人私刻单位公章或者擅自使用单位公章、业务介绍信、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书以签订经济合同的方法进行犯罪行为,单位有明显过错,且该过错行为与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的,单位对该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由此,合同中加盖的公章之真假对于合同效力的判断,实质上演化为盖章之人是否具有代表权或者代理权的问题,进而认定合同行为是否属于职务行为,公司应否承担合同行为的法律后果。

这也契合了《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二条关于表见代理的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仍然实施代理行为,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代理行为有效,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表见代理从广义上看也是无权代理,但是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信赖利益和维护交易安全,法律规定由被代理人承担其法律后果。

因此,笔者认为,在签订合同之前,首先应审查合同主体是否具备签订及履行合同的资格核实对方当事人身份的真实性和相关授权文书,审查合同主体对于交易标的是否有处分权,以及代理人是否具有代理资格和代理权限。代理人权限的判断,往往是一种综合判断,比如与被代理人公司联系并核实身份,签约的方式和地点,对方能获得的利益等等,都可以作为考量因素和核查方式,以此来确保合同的真实性和有效性。

其次,在签订合同之前还应基于商业经验,开展交易前的审慎性调查,综合分析评估交易的风险和效益。通过线上、线下多渠道调查合同相对方的各类证照、企业资质、股权结构、经营范围、信用情况等影响合同履约的相关信息。比如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征信查询系统、中国裁判文书网等网站查询了解相对方的股权结构、经营范围、资产负债情况、信用情况、诉讼情况和交易习惯。

最后,企业内部还应建立执行科学、规范、严格的印章管理制度和用印审批流程,防范印章冒用、盗用、伪造、变造等风险;业务部门、风控部门、法律合规部门等需要加强沟通,在交易活动中分工协作,尽责履职,共同防范交易风险,促进交易的有序、有效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