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为继承篇增光添彩,展现了焕然一新的面貌。其中一大亮点是扩大了代位继承的范围,凸显维护家庭尊老爱幼的价值取向。下面请随笔者一起感受法律赋予的亲情温度。

《民法典》第1128条规定:“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直系晚辈血亲代位继承。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代位继承。代位继承人一般只能继承被代位继承人有权继承的遗产份额“。本条是关于代位继承的规定。

在笔者看来,本条在保留《继承法》第11条规定的代位继承适用范围及情形下, 增设代位继承的法定情形,赋予被继承人兄弟姐妹的子女代位继承的权利,保障被继承人的私人财产在亲属间的延续流转,促进了家庭关系的融洽。

一、增设代位继承的法定情形,确保财富在家族的有效流转

随着人口老龄化及社会观念的不断转变,前所未有的包容性深刻地改变着社会家庭结构,甚至出现丁克主义家庭、不婚主义家庭等现象。人生总有不尽人意的事,一旦发生意外或是重疾等引起继承发生时,往往存在被继承人的遗产无人继承、无法分配的情形。如果按照现行《继承法》规定的法定继承顺序,遗产由第一顺位继承人(即父母、子女、配偶)继承,没有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由第二顺位继承人(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如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则由其子女的直系晚辈血亲代位继承。可见,现行法定继承制度的基础原则是家族财产通过法定继承,特殊情况下以代位继承方式予以弥补。但无论是法定继承,还是代位继承,如果被继承人不存在第一顺位继承人、第二顺位继承人,膝下亦无子孙,只有甥侄侍奉晚年时,而甥侄则不属于上述法定继承范围,只能通过遗嘱继承或遗赠的方式来弥补,否则被继承人的财产收归国家或者集体所有。鉴此,《民法典》将被继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纳入代位继承人的范围。

笔者认为,将甥侄等纳入继承范围,意味着逝者的遗产更大可能地被家族亲人继承,而不因无人继承而上交国家或集体,体现法律对私有财产的尊重和保护,确保财富在家族内有效流转。

二、明确代位继承的适用规则,保障被继承人的合法权益

代位继承制度是法定继承中的一项特殊制度,代位继承是指被继承人的继承人先于被继承人死亡,被继承人的继承人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被继承人遗产的法定继承制度。我国现行《继承法》规定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可见,现行法律规定代位继承的范围仅限于被继承人的晚辈直系血亲(包括孙子女、外孙子女等,且不受辈分限制)。《民法典》在此基础上将第二顺位的继承人中兄弟姐妹的子女列为代位继承人,扩大代位继承人的范围。当然,部分继承人会担心遗产被分一杯羹,但实质上甥侄要代位继承,有着严格的适用条件。首先,前提条件是被继承人没有订立遗嘱,也没有签订遗赠扶养协议等,即代位继承不适用遗嘱继承和遗赠抚养;其次,第一顺位继承人均先于被继承人死亡,包括被继承人的子女的直系晚辈血亲;最后,侄甥的父母也先于被继承人死亡。同时满足上述三个要件的,被继承人兄弟姐妹的子女才有资格代其父母继承遗产,而不是规定兄弟姐妹的子女与其子女共享遗产。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甥侄的人数多少,也只能共同代位继承其父母应继承的份额,并不会影响其他继承人的分配比例,公平保障其他继承人的合法权益。此外,也有利于解决实践中赡养孤寡老人的甥侄合法继承的法律依据问题。

三、延伸孝德范围,促进家庭血缘间的关怀互助

本次《民法典》扩大了代位继承人的范围,对于照顾鳏寡孤独老人的侄甥,法律赋予法定的继承权利,不但使得被继承人的财产更大范围地在家族亲人之间传承,最大程度地保障了私有财富,而且某种程度上是对亲情纽带的进一步维系,有利于引导更多的亲人尽善尽美地照顾孤寡老人,给予他们一个祥和的晚年,延伸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好孝德。但是有权必有责,代位继承赋予了甥侄等在特定条件下继承的权利,同时受法定继承的法律规范,除了能够获得遗产外,也要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相应的债务。而且,在符合法定丧失继承权的情形下,遗弃、虐待被继承人等,甥侄也同样可能丧失代位继承的权利。

笔者建议,作为继承人,无论是法定顺位继承人还是代位继承人,都应当秉承尊老、爱老、敬老的良好风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关爱、扶助身边的亲人,或许每一份爱的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终不会辜负。

“人生能有几次机会,相聚甚少”,亲戚血缘间讲究的就是一份无法割舍缘分,而继承能让这个家族的文化精神和物质遗产得以绵延存续。《民法典》扩大代位继承的主体范围,适应老龄化时代,让私人财富在特定条件下更大可能性地流转于亲人之间,推动形成尊老、爱老、敬老的文明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