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中国法律界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假法条事件。明明最高法院从来没有发布过的《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司法解释”,居然成了很多当事人、律师拿来主张自己诉讼请求的法律依据。更令人震惊的是,全国很多法院,甚至省级高院用这个假法条作为“法律依据”来判案,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的众多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终审法律文书上赫然写着,依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

究其原因,是很多媒体将上海高院2007年发布的本市法院审判指导用的《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改头换面成了最高法院发布的司法解释并发布到了网上。全国众多的法律人,乃至司法机关的法官们,纷纷信以为真,援引适用。详见本号《省级高院用假法条驳回案件申诉,很多法院至今还在用…》一文。

无独有偶,不久前的今年7月末,很多法律公众号,包括一些省级高院、冠名普法网的公众号都在转发一篇标题为《法院将诉讼材料以短信方式推送至当事人实名验证的手机应视为有效送达》的文章。文章还援引了杭州铁路运输法院〔2017〕浙8601民初938号民事判决书的部分内容,纷纷称,法院将诉讼材料通过短信方式推送至当事人实名验证的手机应视为有效送达。

如此送达方式让社会民众、法律人纷纷表示震惊,什么时候,法律修改或法院变通执行法律到了如此地步了,法律文书送达简便到了向当事人的手机发送而来写信就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