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江苏镇江句容。

一男子因为去法院办理离婚,在法院门口用匕首杀了自己的妻子,并捅伤了妻子的姐姐。

搜一下近几年的新闻:

2019年12月,安微太湖县弥陀镇,离婚途中起争执,男子当街杀害妻子后,提头在法庭门口转悠。

2020年6月,四川内江市东兴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大厅,一名男子在与妻子办理离婚手续过程中持刀将妻子伤害,妻子因抢救无效死亡。

2020年8月,江西庐山县,郭某和妻子万某因离婚发生冲突,郭某先是开车将妻子撞倒,用大石块将妻子砸死,随后服毒自杀。

短时间内,因为离婚发生了这样多的凶残案件,为何会如此呢?

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那么多的恶性事件后,我们为何没有做好针对女性的保护机制?

我们的离婚制度,不管是协议离婚还是诉讼离婚,在程序上的设置,除了考虑自己慈父般的关切外,是否真的考虑过女性的现实处境?

1

十多年的故事

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十多年前在德阳帮同事的亲戚开庭。开庭前,这个姑娘哭着说,她可不可以不出庭?

当初她提离婚,她老公扬言要杀她。她好不容易跑出来,如果在法院碰见,万一他要杀她怎么办?

她的眼神充满了恐惧,我知道这是真的。但是我也理解,在当时,诉讼离婚,程序上必须亲自出庭,要不然没有办法离婚。

但是不管如何,我还是给法院申请了原告本人不亲自出庭。当然,迎来了法官的一顿哂笑,这个律师这样外行。

开庭之初情况也还算正常。

那男人是入赘,开庭时死活不离婚,时而恶狠狠,时而哀怨,时而可怜,但是同事侄女态度坚决要离婚。

眼看挽救无望,那男人开始有点态度恶狠了,直接在法庭上发狠话:

你要敢离婚,我就杀了你,大家同归于尽!

 

当然,这种做法当然被法官训斥了一番。开完庭,签完字,走出法庭,那男人骂骂咧咧。

法警、法官都在边上,很凶狠地斥责他,他沉默不语……我以为就万事大吉了。

结果,毫无征兆地,那哥们突然从棉衣里抽出一把砍刀(像是砍骨头那样拿着刀),直接就向同事的亲戚扑过去。

刚刚凶狠无比的法警、法官,突然就懵了,直接就吓傻掉了,刚刚的气质烟消云散,他们不知所措,还条件反射地往后躲。

我一看,MD,这算是什么事情啊,我就去跑上前去拉开同事的亲戚,好歹也是我的案子,不能看着这样的悲剧发生吧。

结果那哥们,二话不说,直接挥刀过来,我赶紧闪开,刀锋划过我的背部,我的新外套被划出一个长长的口子!这刀还真够锋利。

但是那一刀,给同事的亲戚创造了机会,她钻进了边上的一个警车里。

紧张之下,她不知道如何锁车门,那男的抽刀追过去,也钻进车里,挥刀砍下!

所幸,那一刀挥刀往上的时候,被车顶挡了一下力度,挥下去的时候力度减少。

同事的亲戚当时吓疯了,用手抱着头,瑟瑟发抖,那一刀,正好砍在护头的双手上,瞬间血流如注。

非常幸运的是,当时一个军队的律师恰好路过,看着这一幕,如虎扑兔地钻进去,抱着那男人的双肩,猛然扯了出来,摔倒在地。

然后,回过神来的法警才跑去车里,看看同事的侄女伤情如何。

女方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双手血淋淋的,看着令人惊心,我穿着砍破的外套,陪她去医院。

法警也在跟来,警察也随后而到,我要求抓人,这就是典型的杀人未遂啊!

但是警察不管,指着手上的伤,说的是夫妻吵架,没有出多大的问题,他们没有办法抓人。

这还不算是大问题?争论了好久,那女孩子胆战心惊,但更怕他出来报复,就心存原谅,不敢要求。

最后的结果,是拘留了7天。

法院判决了离婚后,同事的侄女躲在成都不敢见人,那男人回家后发了一阵疯,砸了全家所有东西。

最后她们家人出面给了一些钱,这个婚就算真的离掉了。

2

案件背后的反思

如果当年没有那个部队的律师,当年的那个离婚案,就会是今天的这个新闻里的惨剧。

而且这个惨剧的新闻里,还有当事人和律师都被杀害的内容。我当时就在想,万一真的惨剧发生了,谁会为此承担责任?

除了这个暴戾男之外呢?法院呢?法警呢?

肯定没有,人又不是他们伤的,但是我们不禁要追问:

一件恶劣的事情,本可以避免而不避免,这难道就不值得我们去反思制度吗?

为什么协议离婚,需要冷静期?为什么对成年人的意愿,如此不放心?离婚的原因很多,我们不必那么事事关心吧?

难道就没有遇人不淑,必须离婚的?

当一个人决意离婚,都起诉离婚了,不想再见到对方的时候,她一定有足够的理由或者恐惧,这个我们没有办法深入其中。

这个时候,有没有必要增加额外的风险?

女方都说有生命的危险,为何法院不愿意相信?

你让一个女人如何去举证生命处于现实的危险中?非得刀砍下去,才算是吗?

我真的觉得,希望这次法院前杀妻的悲剧中,我们可以吸取教训,不管是女方,还是制度上。

保护女性,毕竟不能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