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绵阳谢某,私自开设网络赌博点,在他影响下,女儿安安学会了赌博。一次他发现安安两千、三千地下注,一气之下,就打了安安两巴掌,之后安安坐车离家。

2019年2月15日,安安被发现在一家旅馆内喝农药身亡。安安母亲刘女士将旅馆老板和农药商贩一举告上法庭,认为他们对女儿的死负有责任。法院经审理后判决,农药商贩和旅馆老板各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七万两千多元。(防止反转、以案件真实基础讨论下文)

法院判决旅馆老板承担赔偿责任着实无法理解:老板没有检查旅客行李的权利,没有权利在房间安装摄像头以监视旅客是否从事违法、危险活动,没有定期不定期询问旅客是否还活着的义务,也没有提醒旅客珍爱生命、远离自杀的义务。旅馆哪来的过错?没有过错,又为何要承担责任?以侵权责任起诉,旅馆肯定没有过错。认为旅馆方违约呢?因双方没有签订纸质合同,合同约定内容可参考习惯,按照习惯旅馆可不会将防止旅客自杀写进合同中。旅馆亦不构成违约。

死者喝农药自杀,法院判决农药商贩赔偿经济损失已有类似案例,理由是商贩违法售卖法律禁止出售的农药,存在过错,应承担一定责任。虽笔者不同意此等荒唐的责任归咎法,但该判决结果确实有可查案例。

7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统一法律适用加强类案检索的指导意见(试行)》,其目的是为了解决困扰司法办案已久的“同案不同判”问题。

本案的判决结果存在问题,不合法更不合理。如若本案生效并上传至“中国裁判文书网、审判案例数据库”,后续法官在办理类似案件过程中,比较犹豫,进行了类案检索,发现所办案件与本案如出一辙,此时让法官如何处理?

法官判决旅馆与农药商贩不承担责任,会出现同案不同判,但更符合法律逻辑;判决旅馆和农药商贩承担责任的话,虽避免了同案同判,但显然违背了社会公平正义与过错责任原则基本含义。真是两难的选择。

虽指导意见规定,检索到的类案存在法律适用不一致的,……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法律适用分歧解决机制的实施办法》等规定,通过法律适用分歧解决机制予以解决。

但为解决分歧的问题,承办法官需要向审管办提出法律适用分歧解决申请,申请材料包括但不限于:法律适用分歧解决申请书。申请书中应当提炼、总结存在法律适用分歧的法律问题;存在法律适用分歧的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或者案号。更别说实施办法第二条限定的“最高人民法院各业务部门、各高级人民法院、各专门人民法院在案件审理与执行过程中”

从这个角度看,“同案不同判”并不一定是坏事,如若前面都判错了,同案同判只会错上加错,同案不同判反而是后续法官纠正了前面法官的错误判决,更符合国民对法律的期待。

能从同案同判中获利的当事人才关心同案是否同判,国民其实更关心法律正义。所以同案不同判不是重点,法律跟上时代发展才是司法工作迫切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