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的故事”

案情回顾

王某是A市大学大二学生,2017年11月18日,王某通过A公司运营的“顺风车信息平台”预约搭乘崔某驾驶的自有轿车,约定出行线路为A市南门至A市某购物中心,出行时间为2017年11月18日17时50分,王某通过A公司平台支付22.8元。崔某按时接上王某前往某购物中心途中,与前方汽车发生追尾,造成王某受伤、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崔某立即报警,王某自行搭车前往当地医院看病,A市交警支队李某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崔某全责。王某伤后在A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5天,支出医疗费8600元。

王某受伤后再联系崔某,崔某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而且只是顺道送王某,拒绝向王某赔偿。王某又联系A公司协商赔偿事宜,A公司以自己不是侵权人为由拒绝赔偿,王某遂咨询律师。(案例改编自真实事件)

【风险点分析】

网约车

律管家点评

01

Law

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顺风车、拼车的按市政府规定执行。但很多城市并未出关于顺风车、拼车的规定。从一般司法判例来看,大多数乘坐顺风车遭遇交通事故,顺风车平台公司是不承担责任的。

02

Law

因为顺风车有别于“快车”,快车是平台公司注册的车辆,由平台公司主动向驾驶员派单,平台公司一般对快车是有着管理义务。而顺风车情况下是由平台公司居间提供合乘双方信息,平台公司只是居间人而不是承运人,顺风车是否合乘由合乘双方自主决定,是合乘双方的自愿行为,责任和义务由合乘双方自行承担。

03

Law

本案中,A公司非该单顺风车业务的承运人。本次事故发生时,王某与崔某通过A公司运营的“顺风车信息平台”发布的信息,按照预设路线,达成合乘出行协议,在该订单形成过程中,A公司只负责发布信息而不主动对车主进行派单,故A公司仅提供居间服务,非承运人,在本案中无侵权行为,亦无任何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关联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三百零二条 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

第三十八条 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