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以民为本,循法而治。 从呱呱落地到老态龙钟,无不宣示着对社会民众权益的保护。其中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下调至八周岁就是最好规定,体现对未成年人的尊重和保护。下面请看八周岁“熊孩子”如何“当家做主”。

《民法典》第19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本条是关于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规定。

在笔者看来,《民法典》延续了民法总则的规定,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由十周岁下调至八周岁,能让未成年人更早参与民事活动,并赋予其更多的自主权,该规定将对社会生活带来重大影响。

一、调整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界限,赋予未成年人更大自主权

民事行为能力,是民事主体能以自己的行为取得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的资格。自然人可以分为成年人和未成年人,成年人是指十八周岁以上的自然人,而未成年人是指不满十八周岁的自然人。不言而喻,成年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民事法律行为。此次《民法典》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界限由十周岁下调为八周岁。 通俗理解,就是八周岁的小朋友可以独立打酱油、买作业本。《民法通则》规定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现行法律规定学龄儿童的入学年龄为六周岁,六周岁的“熊孩子”应该享有部分民事行为能力。如果十周岁以下的“熊孩子”没有民事行为能力,从法律上来说,即便买个作业本也需要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显然这是不符合常情常理的。

在笔者看来,相对于十周岁而言,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年龄设置为八周岁更为科学合理,而且适当降低年龄能赋予未成年人有更大的自主权利,有利于其参加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

二、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兼顾善意相对方的正当利益

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 虽然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的心智并未完全成熟,吃喝住行等行为仍要由其父母代为操办、实施或经得父母的同意或追认。但值得注意的是,此处但书中规定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可独立实施两种法定的民事法律行为:一是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 纯获利益,对未成年人来说不会受到不利后果,可以理解为单纯取得权利,没有任何义务。可对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即便纯获利益行为也应当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二是独立实施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如八周岁小朋友打酱油、买作业本、买个冰棍等,对该价格、用途等有充分认知,该类合同关系是合法有效的,各方应信守执行。当然,如果八周岁小朋友在家里头拿着他妈妈的手机购买物品,是有效还是无效?还是效力待定呢?

在笔者看来,此处核心是实施行为是否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如果通过支付宝购买作业本、铅笔等是可行的;如果购买是大宗商品或大额款项,那就明显超过其年龄智力的,事后经过父母同意或追认则有效的,反之则无效。这不仅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也兼顾善意相对方的合法权益,维护正常的交易行为。

三、引导社会各界各尽其职,培养未成年人正确的自主意识

未成年人使用父母手机参与网络付费游戏、高额打赏网络主播等成为社会大众热议的话题。对此,未成年人的父母可以要求网络平台等退还与其智力、年龄不相适应的金额,这也倒逼着网络平台要完善其播放限制模式。 笔者认为,未成年人正处于树立正确的自我意识阶段,需要社会各界引导其正确行使权利,并学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无论对于家长,还是学校来说,要教育其“吾力所及之事必达,非吾力所能之事慎行” ,使其养成正确的消费观。同时,商户以及网络平台也要加强识别不同行为能力未成年人的民事行为, 积极引导并提示其辨析行为的性质和法律后果。

“少年强,则国强”,青少年是国之栋梁和民族未来。《民法典》不仅从法律层面规范和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同时兼备教育功能,鼓励和引导他们勇敢认知世界,发挥自主意识,依法行使和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