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几年前,阿妍生下胡先生女儿萌萌后,与前夫一起抚养,胡先生对此毫不知情。几年前,阿妍与前夫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女儿由阿妍抚养,前夫每月支付抚养费。

因债务缠身,被多家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去年年底,阿妍便带着女儿状告胡先生,以胡先生是女儿的生父为由,要求变更抚养权,并要求胡先生按照10000元/月的标准支付此前10余年的抚养费。

法院审理后认定:结合子女需求及原、被告经济、生活情况,酌定胡先生按照2000元/月的标准向阿妍支付此前的抚养费。

心疼阿妍前夫一分钟,不仅“喜当爹”,承担了婚姻期间的抚养费,在离婚后依然还在承担抚养义务。

1.成年子女不能起诉父母,要求支付抚养费

《婚姻法》规定: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婚姻法司法解释一》对“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作了限定,是指“是指尚在校接受高中及其以下学历教育,或者丧失或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等非因主观原因而无法维持正常生活的成年子女。”

故而,成年、已经有收入来源子女起诉父母,要求支付抚养费的,法院不予支持。索要抚养费要趁早。

2.履行抚养义务一方有权利追索抚养费

本案中,阿妍履行了对萌萌的抚养义务,但胡先生没有;胡先生有抚养义务,但未履行,相当于阿妍帮其履行,在这期间阿妍多支出的抚养费用有权利向胡先生追索,胡先生有义务偿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抚养费的支付标准,“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育费的,比例可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

通常案件法院判决、调解书中抚养费都是固定的,在子女年龄较小情况下固定金额对抚养方是不利的,笔者建议抚养人可在判决书中要求另一方逐年增加抚养费。

3.对本案判决结果的质疑

本案阿妍与胡先生分开后并非一人抚养萌萌,而是与前夫一起抚养,前夫非萌萌亲生父亲亦非养父,不具有抚养萌萌法定义务。从新闻中离婚协议约定的前夫每月支付抚养费可推断前夫并不知晓萌萌非亲生,阿妍在隐瞒萌萌生父情况下,前夫受到欺骗,婚姻存续期间履行的抚养义务非本人自愿。

笔者认为,前夫在不具有抚养义务前提下,因抚养萌萌而另外支出了费用,胡先生已构成不当得利。阿妍追索的抚养费中应首先偿还前夫所支付的,多出的部分可由阿妍获得,前夫基于与萌萌多年感情不要抚养费的除外。

不能让人又喜当爹,又承受金钱损失——法院可通知前夫做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参加庭审,前夫是否起诉索要抚养费的由其自行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