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不仅像慈母般包容生活百态,也承担着纠正“破坏规矩”的严父角色。禁止高利放贷入典,维护正常的金融秩序,下面请看《民法典》禁止高利放贷的规定。《民法典》第680条规定:“禁止高利放贷,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的,视为没有利息。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约定不明确,当事人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自然人之间借款的,视为没有利息”。本条是关于禁止高利放贷以及借款合同利息的规定。

在笔者看来,《民法典》高举反对高利放贷的旗帜,对高利放贷持“零容忍”的态度,对各类借贷行为有深远影响。

1、 明确禁止高利放贷,正面“对刚”放贷乱象

利率的市场化有利于缓解资金周转困境,促进金融市场的活跃性。但也让部分不法分子有机可趁,利用他人急用钱的心态进行高利放贷。实践中看到五花八门的网贷、校园贷、裸贷等非法放贷行为,不仅让青少年深受其害,而且严重干扰了金融市场秩序。针对这些放贷乱象,《民法典》首次将禁止高利放贷写入民事法律规范,对高利放贷给予否定的法律评价。其中围绕高利放贷的核心“收取高额利息”,从放贷主体多样的角度出发,明确借贷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即涵盖法律法规、司法解释、监管文件等有关规定,反映整治高利放贷的坚定决心。

2、 调整利率约定,回归“借贷”互助功能

借贷行为产生的初始是朋友、熟人间发生的一方“有急用”,一方“有闲钱”,互帮互助应运而生。可事后基于利息,逐渐演变成有利可图的交易行为,包括民间借贷和金融借贷等,但借款本身具有一定互助功能。鉴此,《民法典》从如下两个层面调整利率的约定:一是没有约定利息的借款,视为没有利息。无论金融机构还是个人,只要对支付的利息没有约定,只需偿还本金。二是利息约定不明的,分为如下的两种情形:第一种是自然人的借款,从民间借贷互助性考虑,推定没有约定利息;第二种是非自然人的借款,除非借贷双方达成补充协议,否则依据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来确定。在笔者看来,这有利于规治因回避高利而衍生的手续费、管理费等变相利息收取,同时让民间借贷回归互助的本位,避免成为非法盈利手段,维护正常金融秩序。

三、民刑衔接惩治违规放贷,加强法律打击力度

针对放贷主体的不同,《民法典》拓宽利息规范依据,虽然没有明确规定高利率和计算方式,但在司法实践中可结合适用现行有关利率的各项规定。如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两点三规”,即未超过年利率24%的利息应当支付;超过年利率24%至36%间的利息为自然债务,不予强制保护,可还可不还;超过年利率36%的部分为非法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又如刑事司法解释规定,2年内以超过年利率36%向不特定多人出借资金10次以上, 将可能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但部分借款人踩着年利率36%的红线融资,造成诸多社会问题,近期最高法联合国家发改委就此发文将抓紧修订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大幅度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坚决否定违法放贷行为效力。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将合理下调红线年利率36%。

笔者认为,《民法典》从法律高度上衔接民刑解释,并为新规发展留足空间,有利于震慑和治理高利放贷。对此,出借人应遵守并关注国家金融管理相关法律政策,审慎约定放贷的金额、时间、次数、利率等,不触及违法红线,甚至在借贷协议约定超过红线部分利息自动转换为清偿借款本息,避免“牢狱之灾”。另外,借款人要根据自身情况理性借款,拒绝高利贷,如遇到祼贷、校园贷、套路贷等非法借贷,应及时报警、向有关监管部门投诉,及时向专业律师咨询,依法维权。

高利放贷衍生的非法催收、无力还息造成诸多社会悲剧, 也极大的破坏国家经济秩序和社会稳定。《民法典》重磅出击,从源头上遏制高利放贷,让违法放贷者无缝可钻,维护法治的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