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的工作人员在与我们一起梳理个案的过程中,有时会有如下的场景:

“对方公司的货款拖了好几年都没付,已经变成呆账或者死账;起诉后,法院又告知无法送达,只能公告送达,公告期60天……”

出现前述场景,往往意味着:

即便想通过诉讼进行追款,也必须面临起诉时因开庭应诉文书无法送达对方只能进行公告,公告期60天;

一审阶段审理期限3-6个月,好不容易法院判决了,又无法送达判决书,再次公告60天;

好不容易判决生效进入执行阶段,依然是各种文书只能公告送达60天……

左一个60天,右一个60天,连起来大概能绕地球好多圈了。

但不管诉讼程序如何漫长和复杂,它仍是企业追讨应收账款最重要且最有效的方式。

任何时候,除非企业基于其他因素考虑而主动放弃债权;则,均有必要积极依法提起诉讼,积极参与债务人财产分配,尽最大努力维护自身权益。

如果将交易双方的签约视为“结婚”,前述场景的出现无异于结婚后才发现自己遭遇了“渣男”;而想找“渣男”离婚似乎比等“渣男”回家还要难。

那么,如何才能避免这种结局的出现呢?秘诀就是:“婚前”协议要签好

6月15日,深圳福田法院向辖区内各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发出《司法建议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实施办法》,针对事实较为清楚、适用法律争议不大,但审理周期较长的金融案件提出建议。

该《司法建议书》虽然是针对辖区内金融案件提出的,但其内容却值得所有的企业学习和借鉴。

尤其是在未来可能涉及到应收账款的各类合同条款中,可以说该司法建议为帮助企业快速实现债权,节约诉讼成本,减少诉累提供了有效的借鉴思路

本所始终将解决企业需求作为法律服务的核心和目标。鉴于此,特对前述司法建议书的内容进行总结并针对企业商业合同提出具体的优化和操作建议。

 01 

在商业合同中明确约定交易双方的送达地址,且该地址可以作为双方发生争议时接收诉讼案件材料及法律文书的有效地址;且在发生变更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及时通知对方,否则以原地址为准。

 02 

在商业合同中增加选择电子送达的条款,同意在双方发生争议时,人民法院可通过电子邮箱、中国审判流程信息公开网等电子方式送达,并明确电子送达包括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等。

 03 

在合同中增加交易方合意选择适用小额诉讼程序条款;明确约定当争议标的额符合法律规定的小额诉讼金额范围时,法院可依法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一审终审。

《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二条 基层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审理符合本法第一百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简单的民事案件,标的额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上年度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百分之三十以下的,实行一审终审。

 04 

对于通过移动终端等在线方式签订的合同,企业可以委托第三方存证机构或使用区块链技术在电子合同形成时进行提取和储存,确保电子合同自形成后未被篡改

而归根结底,在这个人人欠钱的年代,法律顾问建议,企业应将应收账款风险管理整体往前移,并贯穿于从开始的合同签署到合同执行完毕的全过程

商业交易已从账款催收合法到交易防控前移,交易合规已成为每家企业下个十年必做的功课。

以上关键法律措施的落地,有赖于企业做好合同管理功课;每家企业有必要请常年法律顾问进行梳理及指导合同签署及交易风险防控,并规范作业。